“你连最基本的感应方式都不知道,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呢?”少女依旧冷冰冰的说道。

“你也真是笨啊?你就不知道招呼我?我能跟她解释啊!”李诺恒脑海中突然传出了灵龟的声音。

“我靠,大哥,很吓人的好吗!你不是没有灵力了吗?这么快就缓过来了?”李诺恒被灵龟吓了一跳后说道。

少女看着李诺恒自言自语的样子,脑袋里充满了疑问,这个人是不是坏掉了?

“小姑娘,你是蓬莱仙岛的?你叫什么名字?你师父是谁?”灵龟懒得理李诺恒,弄晕了他以后,直接用灵识沟通的面前的少女。

“咦?谁在说话?哇!乌龟!好白的乌龟啊。还是个会说人话的乌龟。”少女根本没有理会灵龟说的话。

“第一,我是灵龟不是乌龟。第二,我问你话呢,你叫什么名字,你师父是谁?”灵龟重新拾起耐心再次问道。

“切,乌龟就是乌龟。本姑娘叫赢莹,我师父叫太上真人。你认识我师父?”少女回答道。

“啊?这太上怎么还收了个女徒弟?”

“臭乌龟!不许你说我师父,收女徒弟怎么了!”赢莹的脸被气的一鼓一鼓的。

“你师父整天呆在岛上练习养生,估计是呆的无聊了,才收了你这个可爱的小丫头。话说回来,小丫头你是怎么出来的,你师父布置在蓬莱外面的迷阵可是很厉害啊。”灵龟不解的问到。

“我才不告诉你,你怎么证明认识我师父呢?”赢莹警惕的看着灵龟说道。

“小丫头还挺机灵,你是蓬莱的人,那就知道‘蓬莱众者,助续玉,破断简’这句仙训吧?你面前这个被我弄晕过去的小子是最后一任续玉使,你那个感应方式不是完整的,只能识别是不是续玉的人,识别续玉使有一个特殊的术法,我用灵识传给你,你检验一下就知道了。毕竟你体内的蓬莱灵力骗不了你。”

随着一阵白光,赢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段口诀。她按照这个口诀运行了一遍,只见她原本紧皱着眉头,突然间舒展开来。

“怎么样,感觉到了吗?”灵龟问道。

“咦,还真的不一样啊!不过他现在是不是不完整啊?我感觉他的体内好像缺少了什么东西一样。”赢莹高兴的点了点头。

“是啊,每一任续玉使都会吸取上一任留下的灵决和功法,灵决中里几千年存下来的庞大的灵力可以让他们看破天机,驱使神器。但是这小子还没有去吸取灵决就跑出来了,还好让你撞见了。”灵龟无奈道。

“怪不得我感应到他是续玉的人,但是体内却没有一点灵力的存在。”赢莹说道。

“好了!该把这小子弄醒了,他是有事情才来到这里的,你看看能不能帮助他解决,他是来自未来的人,你应该会对他很感兴趣。我要休眠了,替我告诉这小子,赶紧忙完这里的事情尽快回去现代。”随着灵龟疲倦声音渐渐消失,李诺恒也慢慢的醒来。

“这个乌龟,弄晕我也不提前说一声,摔得我好疼。”李诺恒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周围的环境才想起自己的小命还没有解除威胁。

“那个,姑娘现在知道我不是假的了吧。”李诺恒不确定的问道。

少女有恢复了之前可爱的一面说道:“嗯,我叫赢莹,我知道你续玉使的身份了,放心我们蓬莱和你们续玉是很友好哒。听龟龟说,你是来自未来的人?未来有什么好吃的吗?有什么好玩的?”少女水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的李诺恒一阵痴迷。

“嗯,我是从未来来的,我来这里是有一个任务。赢莹姑娘,之前都是你问我问题,我也有一些问题想问一问。不知方便与否?”

“如月,让膳房安排一桌席面。对了,他还有个同伴吧?你也一并邀请过来吧。不能让咱们失了礼数。我和李公子进屋详谈,你回来了叫我们便是。”赢莹对柳如月说道。

“好了,现在可以提问了,我能说的我都会告诉你。不过你要答应我,如果我的回答能帮助到你,你要跟我讲讲未来的故事。”

李诺恒暗暗的琢磨了一下,眼前这个美貌惊人的女子恢复了之前的可爱状态,那就意味着自己的小命保住了。灵龟能够跟她沟通,说明续玉和蓬莱的关系十分友好,不过蓬莱和续玉具体的事情李诺恒还是决定等回到现代以后问问灵龟。眼前的少女肯定没有灵龟知道的清楚。

“那姑娘请问你的身份是什么?崇文坊这边应该都是公主的府邸。”李诺恒询问道。

“你知道平阳公主吗?”赢莹问道。

“当然知道,巾帼英雄,女中豪杰,平阳昭公主李秀宁啊。不过不对啊,现在在位的是李世民,平阳公主应该过世了啊?”李诺恒不解的回答。

“我和秀宁是很好的朋友,当时的我刚刚被师傅派出蓬莱岛,通过岛上的传送阵法来到了大唐。那个时候,秀宁为了防守李唐的大本营而镇守苇泽关。我听说了这件事便觉得这个女子不一般,便前往苇泽关投奔了她。我们一起经历了好多场战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李唐建国后,我便同她一起入宫,太上皇认了我做干女儿。秀宁被封平阳公主,我被封了启阳公主。再后来秀宁因为早年杀阵留下的旧伤复发去世了。我就替她接过了娘子军的首领位置。”赢莹一边说一边叹息,回忆起好友的往事,她的心情也慢慢的低落,那一双好看的眸子也隐隐有水雾浮现。

“抱歉,让你想起了不好的事情。平阳公主如果地下有知的话也不想看到你天天为了她而伤心吧。”李诺恒惭愧的说道。他并不是有意的,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十分可怜,她那悲痛欲绝的模样,让李诺恒心生同情,不忍心看她继续伤心下去。李诺恒的性格比较冷淡,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他不擅长讨女孩子的欢心,所以对于安慰人这方面,他也只是能帮助别人减轻点压力罢了,但却没有真正去讨好女孩子的经验。

“没事。你也不必内疚。我已经度过了最难的那段日子了,换个话题,你还有什么问题。”赢莹笑了笑道。

章节目录

续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金风玉露总相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风玉露总相逢并收藏续玉最新章节